名医邓乐天
发布时间:2015-07-14
来源:
作者:杨家茂
分享到:
Aa
字体: 网页纠错  

一.邓旒生平简介

邓旒,字乐天,又字冠群,号遵伊,排行问士。祖上在南宋末年由河南光州固始县铁板桥迁闽,世居邵武北乡六都墟坛(又称书坛,即今邵武市下沙镇胡书村),至先生已有16代,家族中亦有医名于世者。先生自幼聪颖胜人,读书业儒,过目成诵,时有学习医经,略知医术。27岁时其妻张氏因病逝世,激发了先生治病救人之心,遂博览医书,探求良方,足迹遍八闽,涉及江、浙和台湾一带。嘉庆年间(约1805年),先生偕黄梅园同往广东,和两粤之邱熹(浩川)、汪崇德诸贤学习英国医生真纳(又译琴纳、咕哪)的牛痘接种术,嗣后在福建推广其法,对防治天花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先生毕生精力勤究岐黄之术,晚年撰著《保赤指南车》一书1O卷,计18万字,图文并茂。该书以儿科为重点,兼有内外妇科杂症性病以及中毒急救的诊治方药,具有独到见解,闻名海内外。他认为小儿“外感六淫,风寒火邪易袭;内因诸症,心肝脾肺为多”,以望气氛、察指纹、闻声音、辨部位,诊断病情。主张麻疹初期发热用葱白、笋兜、香菇脚煎汤内服,外擦芫荽醋以透疹;善用活血化瘀方药治疗麻疹危重急症。他还根据天花的流行情况,注重气候、时间和小儿身体的差异,具体阐述了牛痘苗的采制、保管、接种方法等。更分析小儿惊风40余种,所用针灸药治诸法,均是经验之谈,很有借鉴意义。

《保赤指南车》一书大约于1834年以前完稿,分为10卷6本刻印刊行。其曾孙邓避非应用该书治病大获效验,而于1880年增入新序,再次刊行。先生诞辰于乾隆三十九年甲午二月十四日(1774),卒于道光二十二年壬寅六月初九日(1842),享寿69岁,葬于书坛村前松树坪。墓地不幸于1942年国民党迁“上饶集中营”于福建时被平毁。

二.主要著述

     《保赤指南车》是清代福建名医邓旒撰著的一部以儿科为主的医书。先生博览群书,具活人之心,精卢扁之术,访求众长,采集良方,用药随俗,简便效显,名噪一时。嘉庆年间,先生不远千里,偕黄梅园同往广东向英国医生真纳(又译琴纳)学习牛痘接种术,在我国首先推广,对防治天花作出贡献,《中医大辞典·医史文献分册》、《邵武县志》等均有记载。

《保赤指南车》共十卷。卷一至卷三专论麻疹,其中《麻科八十一款》对于预防、护理、治疗叙述周详。善用活血化淤方药治疗麻疹重症、险症。主张疹初发热服用升麻葛根汤,用葱白、笋兜、香菰脚煎汤内服透疹,以及创芫荽醋外擦治麻出不快等等,均为切身经验,至今闽北民间仍有习用。

     卷四至卷五属痘科。将历代中医有关论述和个人临床实践结合起来,详细阐述了痘症的护理和辨治。更能扬长避短学习外国先进技术,推崇牛痘接种法,认为其“保赤之计,是为上策”。专门设有“痘房”,场地清洁,夏备水缸,冬置火盆,对于痘苗的采制、保管、接种方法部有具体的规定。并且根据天花的流行情况,注重气候、时间和小儿身体的不同。而编有《逐月放针歌》,为民众广种牛痘,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卷六分上、下两册,论述儿科杂症的诊治方法,内容较多,几占全书的三分之一强。先生注重望气色,察指纹,闻声音,辩部位,断病情。举出指脉纹三十六种图形,强调分清标本,辨证施治。指出:“病邪中人,未至留连,攻之宜速;已见沉疴,治之宜缓”;“襁褓未宁兮,但调其母;匐匍不快兮,当固其元”,缓急有序,子病治母,给后人启迪极大。书中《改正内景图论》,对脏腑生理的认识也颇有见地。以膜幔划界,将脏腑与胸膜腔,腹膜腔以及各系(可能指大血管、淋巴管或韧带)联系起来,阐述三焦的形体和功用,对于研究中医脏腑生理有借鉴意义。

儿科疾病,从出生断脐,到龟胸解颅、吐泻腹痛、喘咳血证都有论及,疑难奇症记载亦多。更条分缕析惊风四十余种,所用药治、艾灸诸法,均是经验之谈,有临床参考价值。

    卷七是妇科。经带胎产诸症虽然论述不多,但记载产后奇症数例,却是少闻。如“李氏产妇,溲尿经血皆从肛门而出,滞塞似痢,数月后面如土色,体瘦如柴",邓氏从气血两伤辩证,以参、术、肉桂益气升提;当归、川芎补血;蒲黄、山楂、三陵、莪术行气化淤;茯苓、白头翁健脾利湿,四剂即愈。又有一妇人产后“阴户内产出肉线二、三尺长”,痛不可忍。先生处以失笑散、归芎汤内服;外用姜油热绢托起肉线,纳入阴户,一日一宿即安。又一妇人产后两乳伸长,细小如肠,垂过小腹,苦不可言。急以当归、川芎各二斤,浓煎温服少量,余下药汁温熏乳房。再用蓖麻子捣烂敷于“百会”穴上,片时尽收。如此者非名家高手不能遇,也难以疗也。

卷八是内科,所载急重顽症不少,善用草药单方,治法亦与其他方书有别。诸如噎嗝反胃,作者分为气虚、血淤、膈痰、津竭等证。曾治一呃逆上噎,声不住口,病经二月之人。后来每至夜半发晕,汗出气绝。详求其因,知其惯以生姜下饭,半月计食十余斤之故。乃以韭汁、藕汁、梨汁、竹沥、童便、天冬汁、蜂蜜、牛乳、酒制大黄水煎,五剂即痊。中风、水肿、黄疸等等均有论及。对于诸痛验方较多,如老年腰痛用毕拨、小茴香研末,酒调空服;心气痛用邓氏行军散;血淋腹痛,用雄黄酒制乌贼骨、荔枝核、香附、木香研成蠲痛散;关节肿痛,不能行走则用桃梨枫之根皮与乌骨鸡、红糖煎服,获验尤多。对于痢疾辨治极详,有云:急发者“赤主血,热毒伤肝;白主气,暑火伤肺”,均用泄热攻毒之品;久痢无休,则用参苓白术散收功;或补中益气汤加莲了肉、豆蔻霜。其精辩详治,由此可见一斑。

卷九和卷十是中毒急救和外科诸症。其中对梗喉一症的治法最为详细,方多法广。归纳起来大致有三:一以物类相克而效,如木屑梗喉,饮铁斧磨水,取其金能制木:鸭涏除谷芒,螺壳梗喉,则因鸭能食之并化;一以和胃行气为主,如误吞铜铁金银玉器用砂仁;鱼骨梗喉用威灵仙、草果之类;一以润肠滑通,推荡利下,如服鸭血、韭菜之品等。外科六十余证,包括甚广。其中有以玉簪花根,牙硝、鸦片等作为外用麻醉剂来拔取“鬼牙层齿”不痛。又制炼五宝丹、青龙丹,治疗杨梅、天疮、下疳、痔漏、溃疡诸毒,具有猥脓拔腐,生肌收口之效;并且载有“土茯苓汤”同时内服。当今性病又有“回升”之际,邓氏此谈很有研究意义。此外,书中还介绍了挂线方法以疗“穿肠瘘管”。

《保赤指南车》从书名含义看,应是一部儿科专著。书中也确实是以论述儿科病的证治为主,但也收载内、妇、外等科的病症,内容丰富多彩。可能邓旒当时不是为了出版专著,而是把他自己临床经验,以及别人验证有效的单方和民间疗法辑录下来整理成册,留给予孙(该书于邓氏死后才由其孙刊行)。他既精通儿科,也擅长其他各科,故以儿科为主兼及他科也就不足为奇了。书中有地方还存在一定迷信色彩,这在当时的社会背景和历史条件下也是难免的。

三.学术成就

(一)邓旒在儿科学上的贡献

    1. 察纹观色    补充四诊方法

     儿科诊疗,昔称五难,问诊不能回答,切诊很难正确反应。临床全凭医者细心诊察。邓旒总结经验,注重望气色,察指纹,闻声音。辨部位,认真对患儿的头面眼目唇舌二阴仔细查验神色形态,从而断病用药。他在《小儿脉诀》中说:“三岁以前验指纹,五龄于上脉参论。观颜闻气须兼力,好手医人切莫昏。小儿五岁或三龄,呼吸须将八至听。九数十惊十一困,五迟三败七为平。浮风沉实迟疳积,腹痛沉牢紧若绳。数脉兼弦知便秘,脉沉而数中寒深”。举出脉纹三十六种图形,对小儿脉诊做了总结。至于麻疹,他认为:“舌者心之苗也,麻本属火,统归于心。舌固有苔,其色三样,有黄有白有黑。但白苔微热,黄苔热甚,具为可救”。更撰《观面部五色歌》、《察形辨色总歌诀》、《察色断病歌》、《指纹断病歌》、《食指三关歌》、《审纹断病歌》等等对儿科望诊做出了很多补充。在切诊方面,也有别开生面的经验之谈。如《察额脉断病歌》说:“额脉三指热感寒,俱冷吐泻脏不安。食指若热胸中满,无名热者乳难消;上热下冷食中热,夹惊名中两指看”,并且绘图60多幅,详细对以上望诊切诊内容标示,补充四诊方法,在临床很有指导借鉴作用。

     2.承先启后     发展麻痘辨治

     麻疹痘疮是儿科急性传染病,死亡率较高。邓旒在《麻科精论》中率先指出:“疹虽胎毒,却因时令不正,男女传染而成”,提出隔离诊治。病房禁忌:“生人来往,凶服凶言,厉声高语,歌笑哭泣,沟粪浊气,蹉叹忧愁,硫磺蚊烟,诸疮腥臭,禽兽乱鸣”。不但能防止传染,还有心理治疗作用。他认为“麻毒起于脾,热流于肺”,治法:“出之若迟,发表为贵;出之太速,解毒为宜。必先岁气,勿伐天和”。首尾分治,倡用元荽笋兜香菇煎煮和熏洗,帮助麻疹透发,减少并发症的发生,至今仍为民间所习用。邓旒还总结了麻疹八十一款各种并发症的辨证论治,大多为经验之谈。对于痘疹的治疗,他要求“痘房要洁净,伴痘宜熟人。冬春严寒用暖炭火盆御寒,夏日用冷水缸避其暑气”。邓旒细察痘疹的变化,认为:“痘出时,先看天庭方广地阁,头及颈项,胸背脐内谷道等,痘稀则吉,痘密则凶……紫黑陷伏则重”。阐述痘疹饮食宜忌,痘疹夹痧,夹斑,痘痈溃烂及病症顺逆均有见地。善用清热解毒凉血方药治疗痘疹,不落入“痘宜温补”之巢臼,因此效验俱佳。

     3.融中通西     推广牛痘接种

古代将天花称为痘疹,其发病极重,甚为凶险。邓旒博采前人经验,创制延生第一单方。即将新鲜脐带煅制存性研末,用当归,生地煎汁喂幼儿服食,可以“终身永无疮疹,兼除百病”,相当于现代自动免疫。由于脐带难于收集,预防痘疹,是历代医家之希望。清代乾嘉年间,国门尚未大开。邓旒率先亲赴广东,学习接种牛痘方法。他在《保赤指南车.卷五》中详细记述痘苗制备、保管、接种、认穴、放针等宜忌,用西江月体裁撰写逐月吉日种痘法则。因时接种,心明法全,观察护理调治精细,既方便实用,又朗朗上口,便于记忆。他对“西洋巧诈,鸦片毒害中华”表示愤慨,又积极推广牛痘术来预防天花,造福人民。除在书中称真纳为师,赞扬其“彼国之廉士,平生无谄无骄,不贪不吝”;要求“儿童长大成家计,应该仪币谢西洋”,表达了中国人民对真纳的深厚感情。也成为福建省最早使用牛痘术来预防天花的医生之一。

    4.条分缕析     阐述惊风辨治

惊风一症,亦是儿科四大病症之一。邓旒详细诊察,认真辨证,条分缕析,将惊风病因及伴随的各种症候逐一区别,制定不同的方药。如乳母感受风寒或进食生冷而致的小儿月内惊风和腹痛惊风急用艾灸绕脐四壮,母婴同服疏散风寒和健脾和胃之品。小儿吐逆、水泻、夜惊、潮热、顽热等引起的惊风,则分别寒热虚实的不同或止吐降逆、清热消食、平肝熄风、养阴健脾处以不同方药。其他各种形状的风症,如所谓扁担风、牵牛风、推车风、鲤鱼风、连鱼风,他都详细分析,施以针刺、艾灸、推拿、按摩等治疗,取得疗效。而对于禁口风、失风吊、恶风吊等急重惊风都有记述,可以让医者参照借鉴。

   5.广採众方     疑难病症效验

《保赤指南车》虽然只有十八万字,但邓旒广採众方,治疗疑难病症,效果显著。如一小儿生下失气,乃因难产所致,邓旒急用铜盆盛水烧热,“胎衣放盆内,伺暖气升入脐中,再用大人口吸在血婴鼻上,乘气呵之。少待一二时辰即生”,相当于现代的人工呼吸。一婴胎儿生下无皮,“多因孕妇血热所致……急以面粉将婴胎遍身敷盫,外用旧帛缠裹,常抱近母亲胸前,以吸大人之暖气,俟二三个月,皮肤完全”。急症的五癎症治标治本均有方药;慢性病症的解颅、鹤节、龟胸、龟背,皆有阐述。肿症、黄疸、脱肛、遗尿、食积、异食、牙疳、便秘等疑难病症的治疗均罗列了大量单方验方,各举病案证明效果,值得后人学习应用。

    (二)邓旒和牛痘接种法

清代名医邓旒是我国最早推广牛痘接种法的医生之一,今就其传世著作《保赤指南车》中有关牛痘的论述整理如下,可为研究医史之参考。

1.尊师重术  褒赞牛痘来源

邓旒有感于“痘毒为殃最可伤,儿童传染害非常;纵有三世医称贤,究难个个痊安",对牛痘接种法推崇备至。他在书中描述说:“呫哪者,彼国之廉士也。平生无谄无骄,不贪不吝……。一日,呫哪牧牛於郊,歇睡于柳荫之下。忽梦一长者须眉庞白,褐衣草履,唤曰:‘呫哪,今天花降矣,尔尚安逸乎?’……呫哪即忙倒身求救。长者曰:‘欲救不难,今牛乳有疮痂,即天花之苗也。尔可取回,与二子两手少阳穴种之,其名消烁、清冷、渊三穴,各出一颗,可免天花之厄’。呫哪醒觉,视牛乳傍果有疮苗,起与二子依法种之,真保万全”。邓师亦“屡试屡验,万发万中”。认为“保赤之计,是为上策”。称赞“西洋传授有奇方,仙医哪呫哪最为良,保全赤子真奇术,神技初原出异方”。以上叙述虽然近乎神化,但尊师重术可见一斑。邓师还专门设有痘房,场地清洁暖和,禁忌尤详。更安有“神座”,上书“药王会上一十三代名医,种痘西洋呫哪传授历代师真”等等,而且多处提及“儿童长大成家计,应该仪币谢西洋”。与此同时,邓师还在书中谈到:“尤忆西洋巧诈,鸦片毒害中华”,对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表示了愤慨。这种一分为二地学习外国的态度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2.心明法全  因时制宜接种

邓师强调“学种牛痘,全仗心明",制作痘苗,论述详细。即“将牛乳房上疮痂,取来细研末,用乳汁调匀即是天花之苗。收贮宜慎,莫与日晒,最怕烘熏。若无种期,务将痘苗寄种於牛身。生生不已,不失其苗,以待接种”。具体操作是“消烁清冷渊穴,务须识记认真。轻轻剔破,略见血红,苗浆放在三穴,俟干即可”。“要认小儿之穴,先详大人之手。认定曲池纹尽之所,以墨点之,再伸手,自肘骨尖处数上五寸,与曲池纹平相称,即是消烁真穴。消烁内隔一寸是清冷穴。清冷穴上隔一寸三分是渊穴”。以上部位都在上臂三角肌左右,与现代方法相近。对于接种的气候、时间也有详细的论述。他在《逐月放针歌》中说:“正月立春最可喜,种时须令太阳知。二月春分正遇时,小儿宜放莫推期。种时须合天和好,北风发起莫相迟。三月清明不要忙,风雨淋漓最为常。放针须要天色好,痘出圆润始为祥。四月立夏天色奇,种时更要好天时,晴来略放凉为可,避却东风切莫疑。五月之时天气清,放针须要认风惊。孩童有等风邪入,先宜发表始为灵。六月之令热无情,三伏之中最难明,放针也要乘凉刻,热来最忌莫相迎。七月天气又平常,个个孩童先洗汤,遇之早晚时凉候,略放光时便为良。八月金风万籁清,北风宜避西不怕,即向东风保太平。九月之天菊花黄,洋痘种时更为良,寒不寒来热不热,阴阳和畅保安康。十月天气正阳春,微风习习要天晴,种时宜合天和暖,儿童个个爽精神。雨雪霏霏子月时,种时须令太阳知。腊月将来答新春,精神更爽可放针”。总得来说,是“四季苗放一样针,春冬种痘少惊心,夏前秋后多变症,精神先治要谋深”,这种根据天花流行情况,注重气候、时间和小儿身体情况来种痘的方法是可取的。

3.观察护理  调治辨证精细

邓师通过长期和大量的实践,对种痘的观察精详,并提出了相应的调治方法。他说:“一朝苗性速行,二日传入大钟,三朝相火引动,四朝传至脾宫,五日肺腑,皮毛见纵,加之升托,显见光容。六朝七日平平起,八日清浆缓缓浓。切忌黄浆焦紫,最喜顶平无冲。九日浆足,气血方隆,又有红晕缠脚,夜来发热烘烘,两腋结核,时刻微疼,毒已从兹运化,父母不要惊慌;真痘既出,十日应回浆。十一、二日结疮,十三、四日靥将足,苗如珠颗有宝光,脚地红晕渐散,身上微热清凉。十五、六日靥痂落,诸恙尽解体安康”。护理大法是“切怕风邪凝滞,饮食毋庸太过,酸辣休得奉养。衣衿亦要适时,还宜清洁无瑕”。对于种痘后之诸症则应辨证而旋。如“初种一日二日,黄浆破烂,是脾经毒甚,血热违和.可用洗红妙柳,甘草银花同佐”。而“先期发热最宜详,切莫从旁观望。风寒外感,发表为良;干枯血热,柴芩四物”;“或有蜘蛛恶痘.发来两手红丝,急用银针刺破之,方得免成伪似"。“痘至十二、三日,又宜收靥结疤,若有淫湿似津涯,脾土虚寒堪讶",这可能是免疫低下,“急进参苓二术.陈皮扁豆山查,米仁猪泽莲子加,制草淮山同下”,通过健脾益气促使抗体合成,也是一种创造。而“结痂贵乎厚赤,薄靥又要依期,十五、六日下当时。或有深厚难脱,或因水湿淫滋,如是水湿落痂迟,仍须补其营卫”。对于种痘失败的观察处理也极为周详。他说:“倘或无浆无水,又无红晕无霞,顶尖不整脚偏斜,内有黄浆不化。收柬全无紧实,结痂惨暗如砂,不若珍珠带宝华,此痘务必是假。如果探知是伪,必须洋痘重栽.急宜计较早安排,恐遇痘苗有坏”。

现在,全世界已经消灭了天花,我国医药卫生界为此做出了很大的贡献。邓旒先生作为一个十八世纪的中医,一分为二地学习外国先进技术,又将古代中医理论和个人临床实践结合起来,如此详细地论述牛痘接种法,在护理和辨治方面颇有特色,其功绩是应该肯定的。这种“洋为中用,古为今用”的思想方法对于现代也有一定的启示。

     (三)邓旒论脏象生理

邓旒,字乐天(1774—1842)邵武清代名医,素具活人之心,精于岐黄之业,撰著《保赤指南车》一书十卷。其中《改正内景图论》, 阐述三焦和脏腑生理,颇有见地。兹抄录于下,以供探讨。

“此内景图最宜熟读。经云:欲观乎外,先知乎内,斯言极当。夫人一身,取法天地,三界四海,五行七政,八卦九星,十干十二支。无所不备。试将三界言之,即人之三焦也。自背脊九椎间有膜幔过膻中,使上下阻隔。胸为上界,心是至尊。肺为辅相,胃肝脾肾四系乃东南西北四帝统居,上界轻清之气出焉。自胸以下,前至脐,后及肾,中立分水穴。由分水以上为中界,半清半浊,人道备焉。中有四门:上有贲门,即天门也;下有幽门,即地户也;中有命门,即人门也;再下有魄门,即鬼路也。故云:开天门,辟地户,留人门,塞鬼路。何谓开天门?此天门乃三界出入紧要之通衢也,常开不闭,遍身舒畅,水火恒入,精液生焉,雨露润焉,万物覆焉。上界即宁,而中界各得其所,定无急痛、蛊胀之虞也。何谓辟地户?此地户乃胃与小肠出入之大道也,故宜恒辟,使无壅塞之患,而分水穴隘焉。人之饮食从咽吞入过贲门,落胃膈,经脾宫磨化。然后再出幽门,过小肠,转十六曲至分水,皂白各分。谷渣滤入大肠,过广肠,通于魄门。清水渗入膀胱,膀胱极清,仅下一孔,主出不入,无上孔,全赖中气运化而能渗入,秉中和之气,无过不及。若中气亏虚则不收敛,故小便数溲白垢。或太过伤暑伤火,则心君不安,膀胱受害,故小便赤涩。此处最忌荤牲之气,若食肉过多,膀胱伤腻,蒙蔽不渗,分水无权,皂白皆从大肠出,故主泄泻。何谓留人门?此人门者,是生我之门也。为人一身悉属阴,惟命门一点相火属阳,上通髓海,下透精城。两肾处于两旁,左名婴儿,右名姹女,中间自大椎下至十六椎之至中有一小孔,即是命门。阴精交媾,皆由此出。道经谓之玄关,又谓之神门。内有一粒似粟非粟,若豆非豆。儒曰仁;道日丹;释曰利子。此乃先天之本,性命之源,为无价之金丹。譬诸谷实果核,莫不有仁,无仁即无生理。此地豁然参透,顺则生男养女,逆则作圣成仙。坚志久守,固留精气,元神不灭,知法烹炼,何止寿高彭祖?此鬼路乃下焦至阴污浊之路,若不坚刚壅塞,则清气不能上升,中气必然下陷,泄泻无休,阴气亡矣。何谓人身四海?东有血海,西有气海,北有肾海,此三海俱属中焦,惟南方髓海至高近百会。昆仑中有泥丸宫,左右立有察听官,前有监察官,令我常观世音,望氛祲,察灾祥也。何谓本身五行?凡人内则心肝肾脾肺,外及五官五岳五指悉属五行,书几详明,毋容多叙。何谓七政?五行配两仪是为七政,在人头两眼为两仪,与耳鼻唇齿舌合为七政。凡属八卦,面部及胸前腰背掌心俱按八卦,几载有图,不必细述。凡人周身有九孔,内按九星。何谓十干?经曰:甲胆乙肝丙小肠,丁心戊胃己脾乡,庚属大肠辛属肺,壬属膀胱癸肾脏,三焦亦向壬宫寄,包络同归入癸房。凡十手指、十足趾皆属十干。何谓十二支?经曰:肺寅大卯胃辰宫。脾已心午小未中,申膀酉肾心包戌。亥三子胆丑肝通。十二时中刻刻流通,时时聚会,呼吸均匀,生生不息。自头顶气下从背,上焦至中焦,传下焦;转过脐前,下焦升中焦,达上焦,仍至头,尽夜循环,周而复始,所言黄河之水天上来,谓此故也。”

按:“夫业医诊病,当先明脏腑”,历代医家对脏象学说探究甚多。清季王清任先生观察解剖,制定《脏腑图形》,但也存在某些错误。作为与其同时的邓旒先生,此论别开生面。文中以幔膜划界,将人体脏腑与胸膜腔、腹膜腔以及各系(可能指大血管或组织韧带)联系起来,阐述三焦的形体和功用,是前所未见。有一定的道理。在所论述的人身四海,更发见“髓海至高,通于尾骶,昆仑中有泥丸宫,左右立有察听官、监察官,以观世音,望氛祲,察灾祥”,揭示了大脑神经的具体功用。此外,对饮食水谷的摄入消化、吸收排泄以及气血输布运行的过程都作出了较为详细而准确的阐述,对于研究中医脏腑生理有着重要的意义。特此介绍,以供借鉴。

    (四)邓旒治疗痔瘘经验

邵武清代名医邓旒(1774一l842),毕生精力勤究岐黄之术,晚年撰著《保赤指南车》一书十卷,计十余万言,以儿科为重点,于内、外、妇诸科均有创见。笔者在整理校注时,发现该书中有关痔瘘治疗的方法独具一格,对于研究中医痔瘘学科或有借鉴,特抄录如下:

1.外用薰洗方:

方(1)状元花、红凤仙花、白风仙花,三者皆取根,煎水薰洗患处,即愈。

方(2)棉花籽三钱,正硃磺三钱。二味同置新瓦烧烟薰患处,初薰之时肿痛,至次日即愈。当薰时,口内噙绿豆汤以避火毒。

2.内服方:龟甲象牙丸。雄黄一两、蜈蚣四尾、枯矾五钱,共为末入龟腹内缚紧,外以黄土包固如球,放温火内煨一宿,上以粗糠燃之,以酥为度,不可太焦。如煨未干,以新瓦焙酥,研末再添后药:

山甲十四片、黄牛角尖一个,象牙、防风、白芷、当归、川芎、黄芩、蝉蜕、黄连、枳壳、槐角、地榆各一两,共为细末,和前龟末,醋打糊为丸赤豆大,每服一钱,白汤送下,一日服两次。至三日肛门紧实无妨,至四日外痔根自落,内外俱安。但一百二十天内绝禁“酒色”二字。

3.挂线手法:专治穿肠痔漏。

三槎草(俗名鸡脚草,又称凤尾草、井口边草),以此草透入瘘孔内度其浅深方向。又用银线两条,一条粗一条细,每条长一尺,一头扭作十字形。先将粗线抹香油从谷道进,又将三槎草透进瘘孔内底,以银线倒钩三槎草从谷道出,将药线紧系三槎草尾随瘘眼入,亦从谷道出。如此循环二转,将银线与草拔去不用,再用铅五钱槌成丸,上锐下大,上锐处小孔系坠之。当审人之虚实,虚者加五钱为度,实者加换至八钱为度,听其自落。落后辨其疮口内尚有余浊否,再将青龙丹加冰片敷之,其浊自尽。凡过一二日后宜生肌收口真珠散敷之立瘥,永无后患。如旁有“丫”孔,宜将龙虎丹作条插入。一二日更加冰片,青龙丹敷一、二日,仍用生肌收口真珠散敷之,以收全功,屡验如神。

4.外用附方:

(1)青龙丹:水银一两、铅五钱、牙硝一两、皂矾一两、枯矾三钱、食盐一两,以制升丹法制备。

(2)生肌收口真珠散:赤石脂煅一钱、白龙骨煅一钱、真珍珠六分(不论颗粒大小,以白为佳,入豆腐煮数沸)、正云南琥珀六分、清水飞过黄丹六分、轻粉六分、真麝香三分、乳香煅六分、梅花片一钱,共为极细末,磁罐收贮备用。

(3)龙虎丹:胆矾五钱、皂矾五钱、白矾五钱、牙硝五钱、水银五钱、食盐炒四钱,以制丹法制备。

注:原文摘自邓乐天集著,清·光绪庚辰新镌,祖述堂藏版木刻本《保赤指南车》卷十·痔疮便毒门,计量单位按原书抄写。

 (五)《保赤指南车》治疗急症方选

邵武清代名医邓旒先生,字乐天。自幼业儒,博览群书,操岐黄之业,而具活人之心。学业习技不远千里,广求良方而逾百家,用药简便效显,名噪闽北。晚年撰著《保赤指南车》一书十卷,于内、外、妇、儿诸症均有创见。今将其书有关治疗急症之方选编几则,以资借鉴。

1.心气痛

孔明行军散,药用:辰砂二钱、雄黄二钱、枯矾二钱、牙硝二钱(焙)、麝香二钱、冰片二分、青盐一钱半(瓦上焙干)、金箔二十张,毕拨半条。

上九味,共研细末,磁罐收贮,勿令泄气,临用时每一钱,冷汤送下立止。

按:孔明行军散,又名行军散、武候行军散,《中医大辞典·方剂分册》认为出于《随息居重订霍乱论》卷下方,但用药与邓师不同。该方用犀角、牛黄、麝香、珍珠、冰片、硼砂各一钱、雄黄八钱、火硝三分、金箔二十片,以治霍乱痧胀、山岚瘴疠、暑热秽浊,侵及心包,头目昏晕、不省人事或恶心呕吐、泄泻腹痛。而邓师之方明言治疗心痛,原书虽无病案记载,但从组方旨意来看,却是邓师临床熟虑常用之方。因为心痛多为寒凝血瘀,脉络不通,故不用牛黄之寒凉,而加毕拨之温通;辰砂宁心安神而比珍珠性温,且价廉易取;青盐咸润入血通脉,麝香,冰片芳香开窍,诸药配伍,共奏其效。

2.胃气痛

人马平安散,药用:半夏粬一钱半、茯苓一钱半、波白蔻一钱半、吴茱萸六分、木香五分、炒广皮一钱、炭姜一钱半、甘草六分共研末。水调服或煎水服即愈。

按:古云:一人胃痛全家愁,一马不行百马忧。邵武之地,山高水冷,旧时居民又以喝冷水为习惯,寒滞于里,水饮为患,故胃痛以痰饮虚寒为多。所以原书注云:“不烧不寒,微微冷痛,常欲作吐”。方以姜草温补中阳之气,二陈化痰利湿逐饮,吴萸波蔻散寒理气,合木香醒脾止痛,寒饮去,疼痛止,人马平安也。又《张氏医通·卷十五》中亦有人马平安散方,其用冰片、麝香、雄黄、朱砂各半钱、火硝一钱为细末,每用少许点目大眦,治时疫毒气,痧胀腹痛及六畜瘟病,与此方自然有别。

3.鼻  衄

方(1)百草霜研细末,吹鼻也即止。

方(2)黑栀子五分、黑白芍五分、黑白芷五分共研末,米汤同醋泡服即痊。

方(3)治惯出鼻血者,多取最妙,并治吐血。雪梨膏:麦冬四两、生地四两、全藕节半斤、雪梨半斤、冬蜜半斤。先将麦冬、生地煎浓汤,后以三味捣汁和蜜,再熬数沸取起,滤过渣,分数服即效。

方(4)灸法:治鼻血不止,取脑后风池穴,灸三壮即止。盖血本藏厥阴,因火内迫逆游肺经,从风池穴入鼻而出,兹以灯火灸而阻之,亦以火引火之义。

按:鼻衄出血.是为急症。邓师一以百草霜局部用药,以达收敛止血之效;方二以栀子清热凉血,白芍和营敛阴,白芷阳明引经之药,俱以炒黑,取“红见黑止”之功。方三以滋阴凉血润肺为主,鼻乃肺之窍也。方四灸法,亦热因热用,诚经验之独到也。于上足见邓师辨证精思,方多法广也。

4.吐  血

方(1)此证医人最惧,不可误服生冷寒凉之剂,恐致冰血,百难救一,多服童便极效。

方(2)白木耳一两,炒干为末,酒调服效。

方(3)吐红几止,咳嗽无声,胸前不快,多食韭菜最妙。

按:吐血急症,医人最惧,往往多用苦寒之剂,俟至血虽止,阳已虚,病体难以康复。邓师主用童便,确有良效,我市现代老中医张秩宗、李丽妆等前辈之医话中每多述及。木耳止血,《傅青主女科》有用黑者治疗老年血崩,邓师用白者,取其入肺平肝,而能止血。更用韭菜于吐红之后,生津润燥,兼补阳气,活血化瘀,不致冰血,可以为血症之善后也。

   (六)邓乐天治疗梅毒皮肤病经验初探

先生集数十年临床经验,撰著《保赤指南车》一书数十余万言,于1834年刊行,对内外妇儿诸科均有创见。笔者在整理校注该书时,发现其治疗梅毒性皮肤病有一定特色,故予以总结,作初步探讨,以供借鉴。

1.梅毒淫秽所发  症状表现纷杂

梅毒性皮肤病,俗称汤梅疮、下疳疮。1975年世界卫生组织决定将原来性病(VD)改名为性接触传染病(STD),而梅毒是其中常见性病之一。邓旒早在一百五十年以前就注意到该病与性交接触传染的关系,认为:“此多是交媾时欲火未尽,内留精毒,妇人不洁所致”,说明内有精毒,交媾不洁,男女双方都可引起传染是该病流行根源。临床上“形状多异,笔难殚述。头面起疮,谓之杨梅疮;背、胸、四肢发疡,东一球西一朵,谓之杨梅花;肛门阴户结核,谓之杨梅核;肘踝疮烂,远年不愈,淫湿不干,腥臭难闻,谓之杨梅漏;鼻孔淫烂,口角生疮,呼气腥臭,令人勿近”;下疳疮“在男子则玉茎溃烂、炀蜡烛,妇人阴户痒烂、翻花等症”;“此皆杨梅疮之兆也,急宜治之”,这与现代医学所论的梅毒各期皮肤黏膜广泛损害,症状复杂,表现不一是相符合的。

2.论治解毒清热  内服外用有方

邓师认定杨梅毒乃“交媾不洁,欲火精毒”所致,治疗则以清热解毒为主。内服四方:一为公王汤:忍冬藤、公母草、王不留行等分,水煎分服。一是老君还阳酒:生熟地、黑白丑、穿山甲、皂角各三钱,金银花五钱,猪肉为引水煎,黄酒掺服。再方是生归汤,药用生地、当归、乳香、没药、天花粉各三钱,酒水各半,煎八分,空心服下,将活血凉血,解毒生津运用于梅毒之治疗。更为特色的是内服五宝丹:药选钟乳石三钱五分,朱砂五钱.冰片、珍珠、琥珀各一钱(珍珠、琥珀另用豆腐包裹煮过),各研末调匀备用。再以鲜土茯苓一斤.米泔水洗净,捣碎加面粉一分,水六碗,煎至三碗,每用上药末三厘调一碗土茯苓汤温服,日三次。将土茯苓与朱砂等汞、砷之品同用,既抗梅毒,又解金石之弊。外用21方,有涂抹外敷,烟薰口含之不同。现选录三则,可见一斑。

(l)龙虎丹:胆矾、皂矾、白矾、牙硝、水银各五钱.食盐三钱,按制丹法炮制,临用以水调,涂抹患处。

(2)青龙丹:水银、牙硝、皂矾、食盐各一两,枯矾三钱。分步制丹,加冰片一分为末,敷患处,须一日一换。有淫脓者,用甘草、苦参、五倍子煎汤外洗后,再以此丹加珍珠、琥珀、冰片研末各二分外涂。

(3)薰药:朱砂、银朱、水银、樟脑,乳香、没药煅去油各三分,麝香一分,艾叶适量捣绒,摊纸上,将前药研末,均匀掺入艾绒卷成条,点燃以烟薰鼻。后用三黄末三钱,红三仙丹一线,猪胆汁调敷患处。

2.用药常需砒汞  预防中毒有法

梅毒是古典性传染病,危害人类猖獗。虽然1909年欧利希和秦佐八郎发明了“6O6”,1929年弗莱明发现了青霉素(注),但在相当长的时期,我国主要是用中医药治疗梅毒及皮肤病,即使是现在,仍有可取之处。邓师继承前人的经验,在18世纪就应用砷、汞制剂治疗梅毒。书中内服外用共25方,其中含砒石(砷)的6方,水银、朱砂、丹铅(汞)的各1O方。现代药理学认为砷、汞均是原生质毒药物,对梅毒螺旋体有杀灭作用,而且能改善皮肤组织的营养,有一定的治疗效果。邓师还在书中提出了预防砷、汞中毒的有效方法、归纳起来大致有此以下几点:

(1)炼丹讲究方法:书中对砒石,水银、朱砂等药的炮制分别有枣肉包裹火煨、豆腐同煮、猪肉合煎,达到减毒去毒,又存药性之目的。

(2)内服外用有别:砷、汞剧毒.邓师主要是外用。抹涂或加入赋形剂以稀释,或虽调搽即刻用清水洗去,或漱口不食,或同时内服绿豆汤、甘草汤以解毒。只有一方内服与土茯茯同用,既能清热解毒以抗梅毒,又能消除砷、汞之药害,使梅毒病人得以坚持治疗,此点可为现代治疗用药之参考。

(3)对于“先用薰药(砷、汞)太多,以致口破唇裂”等毒性反应,邓师创制六祖降魔丸(药用儿茶、硼砂、麦冬等)以噙化解毒;或教以乔麦粉外用,重者则以山羊血、防风等药内服,在当时条件下,不失为解救汞、砷中毒的有效方药。

四。医案选析

邵武清代名医邓旒,擅长儿科,对内外妇杂诸症亦有创见。晚年撰著《保赤指南车》一书十卷,由于种种原因,该书濒于湮没,鲜为人知。目前,我们正在整理,特将其中治疗疑难急重病选编一二,以飨读者。

1.麻疹吐泻变证

一小儿十一岁,天行麻疹,初时发热,大泻三日,麻欲出不出,隐隐不起,惨暗焦顶。烦躁作渴.用疏解之剂,佐以川山甲,僵蚕升托之味,更不能出。以致鼻黑如煤,牙齿变色,烦闷不安,大热谵语,形容顿改,急用四物汤加天麦二冬、洋茶、慈姑、人中黄、黄芩、花粉、牛子、倍加川连。一剂略善,再服二剂,唇润鼻涕。精神清爽,只咽哑无音,再加山豆根八分,一剂痊安。原来此子先已大泻,元气亏损,不能送毒,固难透出,用此方使毒内解,正是灶内抽薪之理。

按:麻疹吐泻,毒转陷中,疏解升托,反不能出,以致鼻黑如煤,疹发黑点,变症频出。《麻疹活人全书》曾谓“似锦而明兮,不药而愈;如煤而黑兮,百无一痊”,病势急重,由此可知。邓师以四物汤补血活血,血活则以载气而能送毒外出,毒去疹自清。大泻之后故加二冬,花粉以救阴液之枯竭,三黄和牛子清解疹毒,釜底抽薪,则热退泻止。

2.通经活血治寒热

一妇人年廿余,憎寒壮热,头痛腰疼,请予往诊。予按其脉,六部俱无,予心着惊,以为脱症必矣。览察其形,五官红活,目睛有神,指甲红润,肌肤如常。再仔细摸其脉,内实停,重按之若木,绝无举动。予详辨此必闭候。若系脱症,六部既绝,内必空虚,似按葱叶。斯内沉实,闭候无疑,予私问其夫,其夫曰:平素月信对期,兹则将两月未能也,愚疑其孕。予得其情悦,曰:非孕也。急用通经活血汤:当归尾两钱、丹皮钱半、荆芥一钱、牛膝一钱、赤芍一钱、生地一钱半、桃仁七粒、红花八分、枳壳一钱、泽兰一钱、生蒲黄一钱、肉桂六分、槟榔一钱,共煎水饮,一服如失。

按:憎寒壮热,头痛腰疼本是外感表证或是内热阳明。邓师于脉诊中发现乃是闭候,而询知月事未行。既非胎孕,放胆活血通经,而使症愈。于此说明,四诊合参,方能审证详明,用药不疑,退热赖以通经乃是此证取效之因。

3.呃逆晕厥

一人廿余岁,惯以生姜下饭,计半月约食十余斤。后数日患一症,呃逆上噎,声不住口,请医调治两月有余,愈医愈重,医者无措。每半夜发晕,汗出气绝,请予往诊。深夜无药,急以结白糖掺沸汤灌醒,切其脉,两关沉实,右尺伏而紧。予曰:阳明多气多血,今关沉尺伏,血竭气虚,必主阴结,大便枯燥,胸膈膨满,故呃逆上吐。丑时血注肝经,至半夜肝气胜土愈受克,故致发晕,此理甚明,人所易晓。予开一方:薤汁、藕汁、竹沥、童便、蜂蜜、天冬汁、生乳各一盅,酒蒸大黄煎水掺服,五剂而痊。

按:生姜气味俱厚,善能散寒止呕。然其性温燥,易散精耗液,故俗有云“食姜干血”。止呕亦仅用于胃寒水清,痰饮作祟之症。若阳盛阴虚之人多食反致呃逆,声不住口。津枯燥结,上窍失养,故致晕厥,成为奇症。邓师但以五汁安中,生津润燥,少佐大黄导热下行,而能津液足,呃逆止,晕厥除也

(本文发表于《福建中医药》1 985年第3期54页)

四,史书评述

1.薛清录主编 全国中医图书联合目录  中医古籍出版社1991年1月第一版486页 保赤指南车十卷 清 光绪四年戊寅1880祖述堂刻本广东省中山图书馆收藏

2.卓朗然主编 邵武市志  群众出版社 1993年9月第一版 1064页  清代,医者邓旒精于儿科杂症及麻痘,著有保赤指南车10卷。

五.参考文献

 1:中医辞典,

 2师义,邓旒及其《保赤指南车》,《福建中医药》196306期。

 3杨家茂,邓旒和痘接种法《中华医史杂志》”. 1986年第4期 。

(1)杨家茂  邓旒小传  中华医史杂志1987·l7(4):2l

(2)杨家茂 邓旒治疗疑难重症病案选,福建中医药杂志1985;03;54.

⑶杨家茂。对《保赤指南车》的评介。福建中医药。1990;1;59-60

⑷邓启源,万本善,杨家茂等校注。清。邓旒著,保赤指南车,福建科技出版社1992年10月第1版

(5)杨家茂,牛痘初传我国史略及其意义,中华医史杂志,1990;2;83-85.

6杨家茂  邓旒治疗痔瘘经验  中国肛肠病杂志1988年第3期24页)

7杨家茂  英国图书馆收藏的中国第一部牛痘书  中医文献杂志  1994年第一期47页

8杨家茂  邱熺及其引痘略,中医文献杂志  1990年第二期28页

9杨家茂  真纳及其著作译名  中医文献杂志 1992年1992年第三期21页

10杨家茂 中国古代痘科学发展史略  中医文献杂志  1993年第三期39页

11陈贻庭。清代闽北儿科名医邓旒和《保赤指南车》,福建中医学院学报,2004;4;50-51.

12.杨家茂  试述邓旒对儿科学的贡献 福建省医史学第十七次学术交流会论文集 201111

13.郑益民,邓旒治麻疹之特色,《福建中医药》1986年第2期。
14陈贻庭,清代闽北儿科名医邓旒和《保赤指南车》,《福建中医学院学报》2004144
15.张玥,保赤堂 津童护身符《城市快报》(天津),2009422日。
16.黄卫,天津保赤堂,最早晨种牛痘,《天津青年报》2003711日。
17.兰福森  兰玺彬 清代儿科名医邓旒炎黄纵横 www.fjsen.com 2011-06-14 

18.兰福森,兰玺彬 清代客家名医邓旒 华夏中医论坛 bbsHx317.com 2011-3-24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